Dead Cells

Dead Cells 也算是一款老游戏了。

2017年5月份的时候,我在我当时的博客 inpole 上面写过一篇文章,是 关于Dead Cells的一些初步印象 ;我在文章结尾说:

所以此文仅仅是初步体验。

通关后再行补充。

然而一晃这都3年过去了。

期间断断续续玩了几次,因为有太多的游戏同时在玩,始终没能把 Dead Cells 打通关。

前两天周末,陪着儿子找游戏玩的时候,顺手就又翻到了这款游戏,于是兴致一起,立即上手开玩。整个流程酣畅淋漓,一遍通关。

如果我的记忆没出错的话,在之前玩的时候,Dead Cells 难度更高一些。内容更少,整个流程体验也没有现在这么流畅。

阅读更多

smash bumping

最近用 Gamemaker Studio 2 制作了另一款超休闲游戏 Smash Bumping

核心玩法其实从对 StackBall 的解构而来:

  • 玩法规则简单,单一行为指令
  • 极其爽快的撞击-摧毁体验
  • 低挫败感,强爽快感,一定程度的成就感体验
  • 巧妙的将重复挑战的玩法调整为关卡推进机制

顺便学习/应用了以下功能:

  • 摄像机抖动产生的震屏效果
  • 背景闪光
  • 大量缓动动画的应用
  • 表面函数 Surface 的应用
  • 使用了大量的配色进行 image_blend
  • 实现了若干粒子特效表现
  • 学习了一些音效制作的小技巧

近期正尝试着找一些发行,看看有没有机会。

嗯就是这样。总之颇有收获,以为纪念。

最近自己做了一款小游戏,用 GameMaker Studio2 开发的,画图则全是用 Adobe XD

正如游戏标题,Drop and Merge 的核心玩法是掉落 Drop 与合成 Merge

阅读更多

移动游戏,有一个非常与众不同的特性:在大多数情况下,用户都是在手机上玩这类游戏。

这意味着,移动游戏的操作其实是很受局限的。

所以我很不喜欢在移动游戏上,玩几乎是 任何 需要 高频度复杂操作 的游戏:FPSMOBAACTFTG … 移动游戏上面的 虚拟摇杆, 可以说是我所讨厌的 高频度复杂操作 的杰出代表。

因为操作方式受限,我见过许多移动游戏,是用这样的方法来做玩法设计的:

将传统(非移动终端)流行游戏中的某个(往往是很有技巧性的)细节交互形态提取出来,作为核心进行包装演化,形成移动终端上一个非常独特且体验优秀的玩法核心,并以此为依据来组装其他游戏元素、填充游戏内容,最终形成一个完整有趣的创意游戏产品。

对于一个新的游戏终端平台来说,哪怕仅仅是在交互形态上面的创意性改变,也能极大程度的改变玩家的整体游戏体验。

阅读更多

sekiro shadow die twice

对于只狼 SEKIRO ,其实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:只狼 SEKIRO 绝不是另外一款 Souls-like 游戏。

其实这句话很多人都说过,在我玩之前就听到挺多人说过。但我不太信,毕竟是抖 M 宫崎英高 的新作,毕竟是又一款死到手软,挫败感成就感 同样强到令人发指的游戏。就算玩法细节不一样,总归会拥有相同的气质吧?

玩过之后我就发现我错了。

虽然同样是前仆后继的去找死,但只狼 SEKIRO 给与用户的体验与 黑魂 Dark Souls 系列可以说截然不同。从我自身感知到的部分来说,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:

阅读更多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